你好这里是「失格菌」
双花不拆,其他随意。

【双花】倒霉张和幸运孙 02

张佳乐揣着情书刚走到隔壁11班的门口就被突然窜出来的人吓了一跳,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杂毛小子是谁那人已经开始了波澜壮阔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

“嘿这不是张佳乐嘛一个暑假没见有没有想我啊没和我分到一个班你有没有觉得好遗憾啊反正我是觉得挺遗憾的,哎哟你那是什么表情要笑就笑别歪着个脸怪恶心的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你是人逢喜事笑歪嘴一点都不美观,等等等等你藏什么藏藏什么藏我看到了啊就在你口袋里露了个角的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拿出来拿出来!”

说着对方就如猛虎扑食袭了过来,张佳乐看到黑影逼近急忙让开,对方扑得有点猛,大概也是没想到张佳乐会躲,这一下子收不住力眼见就要来个华丽的狗啃泥,还好危急关头人突然停住了,张佳乐正好奇,从对方身后就走出一个男生来,整齐的衣着清爽的发型,笑眯眯的很好相处的样子,哦这人他认识,高一的同班同学兼高中部学生会会长喻文州嘛,再看看被喻文州拉住的人,可不就是出名话痨黄吵天……不对是黄少天。

黄少天悻悻地摸摸鼻子,低下头不好意思地喊了声会长,喻文州点点头,又转过来笑道:“少天给你添麻烦了。”

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少天又嚷嚷了起来:“不不不会长你看他的眼神他的表情,还有他口袋边儿那个白色的角,一看就有猫腻,我刚是以命相搏舍身取义要抢下机密文件为民除害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啊这怎么能叫添麻烦呢!”

张佳乐黑线,这是什么版本的脑补,怎么听上去那么离谱。一边想着一边随手把口袋边儿的信又往下压了压。

“他还藏!”黄少天又要扑上去。

“别闹。”喻文州拉了拉黄少天的袖口,后者总算没继续上演“为民除害”的戏码,只是眼神还不断往张佳乐的口袋瞟。

张佳乐心还怦怦直跳呢,只想快点找个话题搪塞过去,总不能真的让情书被黄少天抢去,否则到了明天连在学校扫厕所的大妈都会把这事儿当作笑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等着被死板的爹妈教育三天三夜不许早恋吧。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强作镇定对着喻文州打哈哈:“你们运气也不错啊分到了一起,诶你们班主任是谁啊。”

喻文州回答:“是教生物的魏老师。”

卧槽那个猥琐大叔。

张佳乐腹诽了一句,接着寒暄:“你们班还有哪些原来班上的人啊?”

“哎哟别提了!”黄少天很快来了劲儿,“我们班可惨了,你知道了不许说出去啊!我们班上竟然连一个妹子都没有一个都没有!我都怀疑分班的人别有居心了,你看我们是几班?11班!11是什么?光棍!光棍啊啊啊啊啊整整一个班50多个人全是男孩子啊啊啊啊啊啊我感觉到了来自分班人的恶意!你问老相识?有啊!郑轩宋晓徐景熙都被分到我们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了,真是男默女泪举班同泣,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分的班,我恨不得效仿董存瑞背个炸药包去跟他同归于尽……”

路过的叶副校长觉得后背一寒。

叶修往他们这儿瞅了瞅。

叶修的视线和喻文州相交。

叶修皱了皱眉头。

叶修小跑步溜达走了。

 

喻文州无奈地目送叶修远去,本想伸手捂住黄少天的嘴,却被手舞足蹈的黄少天恰好拍开,愣了愣,趁这空档黄少天继续语出惊人:“张佳乐你造吗你们班那个于锋本来是被划到11班来的啊结果他心够脏啊居然比肖时钦心还脏啊他竟然去跟楼冠宁通气儿换到你们12班了,这什么人啊不就是没妹子吗至于吗至于吗至于吗!”

楼家也是学校股东之一,楼家的独子楼冠宁跟他们一样是高二,的确分班这种小事楼冠宁一句话轻轻松松就改了,不过这种高富帅怎么跟于锋扯上的?张佳乐对于锋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也许是先入为主,现在听到于锋动手脚换班的事也不觉得多过分,毕竟……如果换他被分去11班发现一个妹子都没有也会想要换班的,不过于锋竟然能提前知晓班上的男女分配,看来也不简单啊。

“于锋认识楼冠宁?”他想了想选了个比较好的说辞。

“岂止认识。”黄少天咽了口唾沫继续侃:“于锋篮球打得好,楼冠宁可崇拜他了呢,为偶像做点无关痛痒的小手脚当然是乐意之至了,无非我们班上少了个人你们班上多了个人嘛。”

张佳乐倒是没想到打篮球都可以打出个土豪崇拜者来,又想想自己,参加的明明是吉他社却因为歌喉得到了学弟邹远的喜欢,顿时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次奥一说到于锋我就是气大家还是一个篮球队的呢一点不团结友爱说好的带着蓝雨拿冠军呢……”

“好了少天,该回宿舍了。”喻文州对着张佳乐露出歉意的眼神,拍了拍黄少天的胳膊,打断了后者的讲话。

黄少天撇了撇嘴,就算心中还有不爽但他一直都很听喻文州的话,对着张佳乐挥了挥手道别,临走还不忘做了个鬼脸。

 

张佳乐松了口气,毕竟,黄少天实在是太吵了。

手揣进口袋堵住开口把下面的信盖得严严实实,佯作无事地回家。

 

 

宋奇英是初三,第一天就正式上课了理应不在家,韩文清和张新杰还有些学校的工作要处理,自然也不在,就是林敬言不知为何竟然也没回来,张佳乐在玄关脱了鞋,数了数拖鞋数量有点惆怅,大家都不在,他找谁炫耀去呢。

他溜到厨房里,打开冰箱翻了盒草莓口味的冰淇淋出来,“啪”地关上冰箱门,又仿佛才想起般再次打开,把冰淇淋盒子们挨个整齐排列成标准的长方体。

险啊,幸亏天生机智躲过一劫。

 

扔了装满新书的书包,终身一跃跳到客厅的沙发上,再舒舒服服地趴下,一勺一勺挖冰淇淋吃。

说起来,这到底谁写给他的?

张佳乐努力回想之前撞自己的那个女生的样子,可是那妹子走得太急,也没给他正脸瞧,只有模模糊糊一个背影。

张佳乐很紧张,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话要怎么给她答复呢?拒绝的时候该走温柔王子风还是狂霸邪魅风?拒绝的理由呢?“你是个好姑娘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比较好呢,还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我不会告诉你让你去打扰她的”比较好?

当然他更在意的是情书的内容,会不会写满了对他的倾慕喜爱之情呢?是不是有很多赞扬他的话呢!对方一定天天都跟在他身后偷偷观察他然后满心柔软少女情怀地写下了这封信吧。张佳乐觉得有点害羞,自己真是个背负罪孽的男人。

 

自我陶醉一番后张佳乐终于从口袋里取出被揉得皱巴巴的那封信。

看到那颗小红心张佳乐又把头埋进了臂弯。

 

特么的太羞耻play了!!!

怎么会有如此让人害羞的事呢!

 

某人的耳根子都发红了。

 

玄关处突然传来了钥匙探进门锁转动的咯哒声,张佳乐急忙把信塞回口袋,跑到门口一看,回家的是林敬言。

“你回来了啊。”

“我回来了。”

两人同时开口。

气氛略尴尬,趁着林敬言换鞋的时候张佳乐又在周围跑来跑去。

“你……怎么了?”林敬言察觉今天的张佳乐有点不对劲儿。

“我没怎么啊,我……我就活动活动。”张佳乐笑得特别不自然。

“……”信你有鬼。林敬言觉得现在的张佳乐就跟以前每次做完坏事后心虚一样,瞧那耳根还是红的呢。

“我要跟你讨论个事儿。”张佳乐突然一本正经。

“哥,我今天有点累了……”林敬言本能地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有、有人跟我表白了!”张佳乐抓住林敬言的肩膀大声喊。

 

“……”林敬言扶了扶眼镜,今天天气好热啊为什么自己那么想流冷汗。

“你冷静一点,是谁给你表白了,什么时候的事?”林敬言走到客厅,看到张佳乐吃了一半的草莓冰淇淋,也去冰箱里取了一盒原味的酸奶出来吃,途中张佳乐一直如小鸡跟着母鸡似的跟着林敬言晃回沙发面对面坐下。

“说吧。”林敬言郑重地开口。如果是其他事也就算了,但是这件可是关系到张佳乐的终身大事(误),不得不认真对待,尤其是爹妈那边,可一定要掩饰好不能露马脚才行。

“你看。”张佳乐把信取出来,递到林敬言手里。

“情书啊。”林敬言接过信,看那皱巴巴的程度也知道张佳乐心中多挣扎了。

张佳乐捏紧拳头双眼发亮:“羡慕吗!有妹子喜欢我!还给我写情书!”

林敬言无语。

原来炫耀才是你的目的啊!害我白担心一场!

如果可以,他再也不想理张佳乐了。

 

“知道对方是谁吗?”林敬言正打算拆开信,又被张佳乐夺回去了。

“不知道啊,我没看清她就跑了。信是写给我的,必须由我亲自打开。”

“……没人跟你抢。”林敬言侧过头喝酸奶。

“那你怎么没打开看?等我和奇英回来?”

“懂我者敬言也。”张佳乐哈哈哈地笑。

“张佳乐你……”林敬言想说你好幼稚,但又觉得说这话的自己也挺幼稚的,还是算了吧。

“奇英要上晚自习吧,这期间你真能忍住好奇心不打开?”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就看。”张佳乐撕开封条,从里面取出跟信封一样皱巴巴的信纸,信纸上带有很清新的香味,一看就是出自女孩子之手,笔迹也很漂亮。

“字这么好看一定是美女。”张佳乐一脸得瑟。

方锐说过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字都丑啊。林敬言心里这么想,却不忍心说出来。

“让我来看看写了什么……不,还是敬言你念给我听吧。”张佳乐把信铺开晾在林敬言面前。

“为什么我念!”

“我、我会害羞啊,是好弟弟就给哥哥念情书,快点快点!”张佳乐一脸期待和兴奋。

林敬言擦擦汗,从第一排开始读:“敬爱的张佳乐学长……”

“嗯嗯!”张佳乐激动地眨眨眼。

“希望你能代我给孙哲平学长传达这封信里的内容……”

“嗯……什么?!”

张佳乐本来是歪着头一手托腮倾听状,突然直起身子把信抢了回来,来来回回认真地看了一遍,脸色越来越沉,林敬言在一旁同情地看着他。

这封信虽然是交给了张佳乐,实际上却满载对孙哲平的憧憬喜爱之情,写信的那个女生听语气是才升入高中的新生,初中时就常去看孙哲平打球,慢慢地就喜欢上了,碍于孙哲平狂霸酷帅拽的身份,不敢亲自把信交到他手里才想出了这么一招,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同桌的消息,连忙赶制了这封信要来拜托张佳乐,正好张佳乐也出教室门,估计就灵机一动撞了上去吧。

 

张佳乐的心情很不好。

沮丧,失望,被骗了的愤怒,还有没能炫耀成功又被打脸的羞耻感。

 

“不要太难过,哥你也很优秀的。”林敬言安慰地顺了顺张佳乐的背。

张佳乐的双眼有点红。

“孙哲平……”张佳乐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着信上的名字,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生气,我一点也不生气。”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就是一封情书吗,以后总会有的。

 

“你打算怎么办?”看张佳乐镇定了下来,林敬言试探性地问。

“把信给孙大少啊。”张佳乐没好气地回答。

“我还以为你会愤怒地撕了呢……”林敬言小声嘀咕。

“我是那种卑鄙小人吗,又不是小孩子了!”张佳乐瞪大了眼睛。

“嗯,说的也是,你没事的话我就回房间复习明天的功课了。”林敬言再次同情地看了兄长一眼,啪嗒啪嗒踩着拖鞋走了。

 

 

当天晚上,张佳乐碎碎念了一夜孙哲平的名字,每念一次就从毛毯上扯下一根毛线,第二天被张新杰发现后骂了个狗血淋头。


©清夜一壶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