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失格菌」
双花不拆,其他随意。

【双花】倒霉张和幸运孙 03

张佳乐到校的时间偏早,教室里还没有几个人,坐在自己后面的邱非已经在预习功课了,王杰希则一个人埋头研究着什么。

昨天看过了课表,第一节课是语文,也不知道任课教师是谁,但这不在张佳乐的关心范围之内。

他比较在意的是怎么把情书不为人知地交给孙哲平。

 

张佳乐观察着孙哲平的桌子,抽屉里塞满了昨天发的书,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再看看椅子,摆得歪歪扭扭,可想而知其主人离开得多么迫切随意,在家受到的十几年严格教育让张佳乐看不下去了,伸出手把椅子摆了正。

 

“……”

孙哲平刚踏进教室就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

同桌的娃娃脸小男生一脸纠结表情地盯着自己桌椅老久,然后把椅子完全收进了桌底下,那种严谨的态度和行为让他不由得想起教英语的张新杰,该说有其母必有其子吗。

孙哲平有些迟疑地走过去,把书包脱下来放在桌上,拉开了椅子大爷似的坐下。

这次换张佳乐吓了一跳,心说刚才那幕对方该不会全看到了吧。

张佳乐圆滚滚的眼睛好奇又害怕地瞅着孙哲平,许是觉得自己气势太弱,又不服气地挺了挺胸膛坐直了些,露出凶凶的表情。

孙哲平歪着头看了会儿张佳乐,觉得这小子挺可爱的,莫名其妙起了些交好的兴趣,伸出手道:“早啊,张佳乐。”

说完发现对方没有反应,保持着看似狰狞实则好笑的表情直勾勾瞪着自己,孙哲平皱了皱眉,这是被吓傻了?

张佳乐心中如翻江倒海,说好的狂霸酷帅拽生人勿近自带气场校霸之一孙大少(孙哲平:……)呢,这剧本不对吧,怎么一夜之间变得平易近人了,我打开教室门的方式错了吗?有阴谋?天啊我发现我完全看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啊!这只手是怎么回事啊,他们有钱人都喜欢握手吗,我们这是在学校不是在焦点访谈cctv啊不用这么正式的啊啊啊!不对我是不是被隔壁黄少天传染了怎么吐槽起来不停了还?!

 

少年今天的脑补也很厉害呢。

 

孙哲平还没觉得怎样,张佳乐却先感到不好意思收回了视线,抓抓后脑勺,想着不就是握手吗谁怕谁啊回握住了对方的手:“……早。”

孙哲平的手比张佳乐大一点,也许是多汗的体质,有些湿,很暖,手指的皮肤比其他地方粗糙,像是有茧,应该是打篮球造成的吧。

张佳乐更不好意思了,握了一下就收回了手,把手藏在了身后。

昨天还因为那封情书的事对孙哲平恨意满满,到本人前却怎么都恨不起来了,也许得多亏那床毛毯承受了来自张佳乐的大部分怒火。

握了下手后孙哲平那边也没后文了,从抽屉里抽出前几节课的书看了起来,张佳乐发现眼前这个孙大少怎么就那么让人捉摸不定呢,但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看书,便学着取出语文书预习起来,哪知他扫了几行字就睡意浓浓,实在看不下去,只好把书扔一边掏出手机刷起了微博。

 

张佳乐的微博叫“百花缭乱”,还有一个小号是“浅花迷人”,很多人一开始都以为他是妹子,还拿这个来嘲笑他,这让张佳乐很不爽,不过他不屑于和那些不懂他审美的人解释。

大号和小号的区别就是大号有加父母老师,小号只加了同学,所以张佳乐现在登的是小号,刷了几次首页,基本都是新学期开学啦谁和谁在一个班啦班主任是谁啦这样的内容,不过也因此了解到了些比较有用的消息,比如林敬言班上来了个校花级的美女苏沐橙和校草级的帅哥周泽楷,无奈美女自带护花使者楚云秀,帅哥沉默寡言只有其翻译机江波涛能与其交流,有意向套近乎的众人只能望而兴叹等。

“敬言他们班挺热闹的啊。”张佳乐兴致勃勃地刷出下一条,转发人是鬼刻,高一时的同班同学吴羽策,现在去了文科:

 

@鬼刻:迷信//@逢山鬼泣:@鬼刻//@鬼灯萤火:我已备好墨镜请组织放心//@沐雨橙风:秀秀我们也来闪呀o(∩_∩)o //@风城烟雨:右边好闪//@冷暗雷:放心我带了//@海无量:怎么办啊林大大我没带伞啊//@冷暗雷://@长河落日:体育课……//@一寸灰:是真的吗以防万一我带把伞吧//@木恩:0.0 @一寸灰//@飞刀剑:首转

 

    @王不留行:今晚夜观星相,明日有雨不便出行。

09-01  23:37  来自微博 weibo.com               赞(38)| 转发(85)| 评论(117)                                          

 

 

张佳乐揉了揉眼睛,这个王不留行是谁啊,怎么疑神疑鬼的,好像信徒还挺多?忍不住在鬼刻的转发下发表了一条评论——

 

@浅花迷人:王不留行是谁啊?(06:52)

 

没多久吴羽策回复了他——

 

@鬼刻:回复@浅花迷人:你们班的王杰希(06:53)

 

居然是王杰希?张佳乐转身往王杰希的方向看了看,对方依然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张佳乐不由得走到王杰希的桌边,这才看清对方桌上摊开着奇怪的纸牌,似乎是女生们常玩的一种叫塔罗牌的东西?

“你……”张佳乐还没开口,王杰希就跟有感应似的抬起头看着他。

奇大的左眼让张佳乐打心底感到一丝不安,仿佛能被对方那通透的瞳孔贯彻心底所有秘密似的。

王杰希眨眨眼:“想知道吗?”

“知道什么?”张佳乐下意识回了一句。

王杰希神色变得温和了点:“我猜你想知道。”

“啊?”张佳乐不明所以中,“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你坐。”王杰希拉开了同桌的椅子邀请张佳乐坐下。

张佳乐满怀疑惑地坐下了。

王杰希毫不在意张佳乐的视线,自顾自收了撒满桌面的塔罗牌,然后双手交握仔细地打量着张佳乐,张佳乐浑身不自在,想扭动下却被王杰希喝止:“别动。”

“你在看什么?”张佳乐问。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却渐渐露出了然的神色,然后又隐约有些同情地看了看张佳乐,嘴角弧度略开说了些什么,声音却细如蚊蚋,张佳乐根本听不清。

“难得一见。”最后王杰希只神神叨叨丢下四个字,任凭张佳乐怎么纠缠都不再多言了。

“老师来了。”王杰希看了下讲台的方向,从书包里取出了语文课本,“早自习时间到了。”

张佳乐顺着王杰希的大眼看去,讲台上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有点像大学刚毕业的样子,虽然对王杰希说的话耿耿于怀也只能先回座位捧开书朗读。

 

早自习后上课铃响了,年轻教师做了自我介绍,姓蓝名河,同时也是文科3班的班主任。

虽然刚毕业没多久,蓝河的上课节奏还是不错的,刚结束暑假的大家竟然也没太过排斥,听得挺认真,这对蓝河来说算是很大的鼓励了。

  • 课后张佳乐去洗手间小便,找了个蹲位进去,解裤腰带的时候觉得裤兜里有东西,取出来一看可不就是情书么!早上被王杰希的神秘气场震慑了竟然把情书的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张佳乐鄙视了自己的记性。

可是,该找个什么样的时机递出去呢?回想起孙哲平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张佳乐抖了抖。

他突然,发现,孙哲平长得有点像,自己的爹。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怎么交出去啊!

一定要不为人知,偷偷摸摸,可是这样更像有鬼了啊!

夹在作业本里?塞在抽屉里?还是把对方约出去再交给他?

怎么想都不太对啊!而且为什么写给孙哲平的情书一定要带上自己的名字啊!这样对方拿到情书想重温首先看到自己的名字不会很扫兴么!那个妹子是真的想要表白吗这是闹哪出!

张佳乐在窄小的厕所隔间里痛苦地抱住了头。

    

“里面的人能不能快点啊要上课了!”隔间的门被敲得咚咚作响。

“催什么催!”张佳乐吼道。

“……”对方是个欺软怕硬的,立马没声儿了。

张佳乐静下来,坐在马桶上开始给林敬言发短信: 

「敬言,我要怎么把信交给孙哲平啊!!!」

    林敬言看来正好在玩手机,回得很迅速:

「直接递给他不行吗?」

「那信封上那么明显的桃心,我怎么递得出去!」

「约他到人少的地方呢?」

「那不是更奇怪了吗,搞得我要表白一样。」

 

写信的又不是你你在心虚个什么劲儿啊?林敬言看着短信一阵无语凝咽。

“林大大你在看什么?”这时候方锐凑了过来,顺手把林敬言的手机也拿走了。

“我哥的短信。”林敬言揉揉太阳穴,自己这个哥哥怎么总是惹麻烦。

“哦,就昨天那信?”方锐一边看一边挤眉弄眼地笑。

林敬言点点头,把眼镜取下来擦拭。

“包在我身上,我来教你哥。”方锐双手齐用打起字。

 

虽然这次有点久,张佳乐还是收到了“林敬言”的短信:

「你们不是同桌吗,这就简单很多了,中午的时候孙哲平总要吃饭吧,你说为了交流感情开学第一顿你请他,然后买了东西打包,带他去实验楼天台,第一天没人做实验所以肯定不会有人打扰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加油吧哥。」

张佳乐仔仔细细看了,觉得这计划可行啊,一起吃饭什么的理由够正当,至于去哪吃也是他的自由啊。

在心里给二弟竖起了十根大拇指,虽然总觉得对方语气不太对,但这应该是错觉吧。

 

方锐收到张佳乐的回信后把手机还给了林敬言:“方锐大大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搞定了!”

林敬言看了看短信:“这没问题吧?”

方锐推了推林敬言的腰,让林敬言往旁边移了移,然后旁若无人地一屁股坐在空出的位置上:“我天性纯良怎么会害人呢?”

林敬言连忙站起来:“小心点。”

方锐瞅了眼课表悻悻地摸摸鼻子:“你妈不都是准点进教室吗?”

林敬言正色道:“我爸今天抽查高中部纪律,不定时在我们这几栋楼里游荡。”

方锐打了个寒颤。

 

因为有林敬言提醒,方锐整个上午的课都上得认真无比,相对的,忽视了喻文州短信的黄少天面临了人间一级惨剧。

试想当你噼里啪啦讲得正起劲儿的时候,哈哈哈笑着转过头,教室后门的窗户那里却清晰地映照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韩文清 is watching you ……

文清 is watching you……

清 is watching you……

is watching you……

watching you……

you……

 

黄少天瞬间被吓得失语。

 

然后黄少天就被拉去谈人生了,作为典型被罚了三千字的自我检讨,对此喻文州表示气定神闲,区区三千字实在是太小觑少天了,不过喻文州还是帮着分摊了一千五的检讨。

 

 

午饭时分,孙哲平正要起身却被张佳乐叫住了,疑惑地转头对上张佳乐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张佳乐清了清嗓子,像在犹豫着什么,脸颊微微发红。

“?”孙哲平表情变得严肃,严肃的孙哲平更像韩文清了,张佳乐脸色由红转白。

尼玛为什么那么像我爹!看着这张脸我要怎么说出请你吃饭四个字!

“哟乐乐,小脸儿惨白这是活见鬼了?”最后一节课是叶修的,临出教室前还不忘调侃张佳乐一句,张佳乐瞬间切换了炸毛模式,无奈敢怒不敢言,只能朝着叶修离开的方向比了个中指:“叶修你大爷!”

“乐乐?”孙哲平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引来张佳乐杀人般的目光。

早上握手的时候张佳乐本来已经消气了,现在被喊了声乐乐怒火又熊熊燃烧了起来,再想到昨天被打脸的羞耻感张佳乐恨不得跟眼前的人大干一架——即使对方其实没什么错。

张佳乐企图用眼神威慑对方。

孙哲平无畏地接受着这样的眼神。

“你刚喊我干什么?”孙哲平问。

张佳乐这才醒悟到自己的真实目的,得先把信交出去,至于旧账……以后走着瞧!

“我们是同桌,要好好培养感情对不对?第一顿就我请你了!”拍拍孙哲平的肩。

这人的肩膀怎么那么硬,硌死了。

张佳乐状若无事地甩甩手。

“成。”孙哲平没什么抗拒情绪,径直站起来,两人身高差距一下子就出来了。

“去哪儿吃?”

“先……先打包,我们去实验楼天台,人少安静!”张佳乐又捏了捏口袋里那封信,强作镇定。


©清夜一壶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