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失格菌」
双花不拆,其他随意。

【双花】年龄差 part A (一)

平行时空下,17岁的孙哲平和27岁的张佳乐的故事。

 

说我有敏感词,哭哭 

 



    

02

被吻了后张佳乐的第一反应是匿名发帖求帮助。

“救命,被比我小十岁的人亲了!我和他都是男的!急,在|线等!”

短短几分钟内帖子就热了起来,无奈的是不是看戏叫好求后续的腐女就是调侃“你是被两三岁的亲了还是被四五岁的亲了啊”,没一个回答靠谱的。

张佳乐内心跳过一大群草|泥|马,默念不就是被亲了吗有什么稀奇的然后愤怒地转过身。

结果他看到孙哲平已经坐在椅子上用他的号玩起了荣耀。

张佳乐狂吐血,他纠结了大半天,结果罪魁祸首竟然还玩得挺开心的哈?

“小孙,不打算跟队长说点什么吗?”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捏住了孙哲平操纵鼠标的那只手,用力地掐了一把。

孙哲平抬起头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这么明显还要我说?当然是喜欢你才亲你。”

说完又回过头玩游戏去了。

真的听到对方说出来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张佳乐努力消化了一会儿,依然……无法接受,他突然觉得孙哲平的手太过滚烫,于是不自然地挪开了自己的手,藏在了背后。

“迟到的愚人节玩笑?体贴队长辛苦给队长一点精神上的鼓励?跟队友打赌输了的惩罚游戏?”张佳乐一个个地列举心中的可能性,想要否定那句话。

“字面意思,没开玩笑。”小小的沉默后,孙哲平闷着声抛出一句话。

张佳乐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孙哲平剪得硬硬的短发下,耳朵有些发红。

 

年轻真好。

 

03

张佳乐第二赛季出道,带领百花征战了近十年,数次止步于季后赛与冠军失之交臂,不能说没有心灰意冷,联盟里都称他“最倒霉的大神”,直到他遇到了孙哲平。

那一刻他觉得,或许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运气就是攒着来遇到这个人了。

 

和其他工会的一场混战中,他的弹药专家小号已经濒临透支,而眼前的狂剑士开着狂暴冲到了他的面前,只需要一击就能送他归西,狂剑士却没有用任何技能,而是扛着剑停下,对他伸出手:“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张佳乐先是想,哪儿来的小鬼这么嚣张,不过挺有眼光,然后就找到了重点,组合。

百花战队一直以弹药专家百花缭乱为中心,他独特的百花式打法进可攻退可守也为人称道,但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末年,尽管状态保持得很好,可是还能再打几年呢?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无法触碰到荣耀的桂冠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这个狂剑士提出的邀请无疑是非常诱人的,联盟有很多搭档,比如战法和枪炮师,以及虚空的双鬼,而百花,还没有过这样的组合。

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着魔般地,同意了。

 

孙哲平的天赋很好,而对方的年龄也让张佳乐大吃一惊,这个看上去又狂又傲拽得不可一世的家伙竟然还在读高中,这是哪儿来的自信!尤其是孙哲平说看你打法就知道你是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整张嘴都合不上了,这个小混蛋,知道自己是职业选手还敢上来问他要不要来个组合?这是哪门子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想来百花?”张佳乐冷静下来后,开始考虑一些更长远的事。

“你想不想拿冠军?”孙哲平却反问他。

想,怎么可能不想,想得快疯了。

“那就和我一起试试。”

对方的语气毫无对一个前辈尤其是联盟大神的尊敬之意,却句句直击张佳乐心口,甚至多年后想起来,都觉得这句话怎么看怎么像表白。

 

两人很快在网游里磨合了几天,张佳乐看到了一种颇为吸引人的打法的雏形,兴奋不已,同时也震惊于自己同对方之间的默契程度,只是几天就已经对彼此了如指掌。

一周后孙哲平就到了百花,张佳乐挑眉问你逃学出来的?对方竟然还讨打地点点头,明显没经过父母同意,最后百花经理和张佳乐一起出动,一番鸡飞蛋打后终于把孙哲平的事办妥了,对方家里还有点背景,算得上是个少爷,但张佳乐清楚,这身份跟孙哲平的狂傲不沾边,那根本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脾性。

战队给孙哲平打造的狂剑士被张佳乐命名为落花狼藉,武器却叫葬花,张佳乐觉得忒不吉利,孙哲平倒还挺坦然,之后两人就埋头于训练室研究配合,终于是搞出了一套近乎无解的打法,百花式光影里卖|血的狂剑士舞动重剑搅得天翻地覆腥风血雨,敌人在弄不清东南西北中迅速落败,次年,繁花血景的名头响透全联盟。

那赛季因为孙哲平的加入百花气势汹汹一路冲到顶端,虽然还是差了一点,但已经让众人意识到了繁花血景有多么可怕,而此刻,还只是开始。

之后孙哲平就被任命为副队长,跟张佳乐住在一个宿舍,夏休期也不愿回家,张佳乐赶了几回,人死猪不怕开水烫脾气又倔,张佳乐想这年龄大概中二期还没过,也就懒得再管,放任对方赖在这里了。

如今看来,是引狼入室啊。

 

04

张佳乐很想不通,为什么孙哲平就看上他了呢?联盟明明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唐柔柳非戴妍琦,各种口味任君挑,就算说他控年上,苏沐橙楚云秀哪个不是好人选?他张佳乐一没胸二没臀啊呸这什么鬼……他张佳乐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甚至因为沉迷荣耀连女朋友都没交过,到底有什么能被看上的?

想不通啊想不通。

张佳乐玩了会儿自己的小辫子,猛然惊觉这动作太娘炮,赶快甩在了一边。

孙哲平该不会看自己头发长以为自己是女人吧?

…………

怎么可能,都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了互相裸|体都在澡堂里看过了孙哲平又不是瞎子。

难道对方是个同?

张佳乐把目光投向孙哲平平时用的那台电脑,出宿舍东张西望了下确定没有人,又跑回来坐下开机,桌面很清爽,就四个图标,背景也是电脑默认,张佳乐越过这些,直接点进了我的电脑。

设了隐藏文件可见后又翻找了下,果不其然翻到了大量不明小电影。

咦,怎么都是,A|V啊。

说好的重口G|V呢,欺骗我感情。

 

张佳乐面色阴沉还原了隐藏不可见,然后关上了电脑。

他觉得更想不通了。


©清夜一壶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