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失格菌」
双花不拆,其他随意。

[全职高手/百浅]再见,维多司加湾

生命不息,安利不止。入我百浅,永不受苦。

-祝秋-:

群里的孩子太热情了于是我滚着圈就爬出来开始撸撸撸百浅

账号卡百花缭乱x浅花迷人

BE架空设定,乐乐大学生,网游爱好者。

短小一点也不精悍,没有时间刷双花真是不开心【。

 

BGM-再见时间领主 请在下方播放器调整为循环单曲

分两天撸的,第一天写的时候心情比较欢快,于是可能有些...文风迥异?

 

总之OK?

GO↓

 

删掉浅花迷人的时候,其实张佳乐心里是有些犹豫的。毕竟在百花缭乱因为被别人恶意冻结的三个月里,这个他用来打发时间的小号已经被他磨的锋芒毕露,在区服里已经算是一个装备不错的账号了。

他从没想过卖掉,但他却没有同时玩两个号的习惯。对于张佳乐来说,其实只要百花缭乱一个账号就可以了,也没什么非得跟别人一样养个三四个小号的习惯。

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张佳乐还是在确认删除的选择上点了确认。

【请问您确定要删除账号[浅花迷人]吗?(超过24级或已转职角色删除时间为7天,重新登录角色取消删除状态)】

[确认][否认]

确认。

 

倒计时6天23小时59分59秒。

 

01

浅花迷人百无缭乱的走在溪水边上,这里有条河是从市镇中心直接传到这边区域的,浅花迷人在浅滩上躺下,耳朵贴着地面,还能听到不远处传来闹市的吵杂声。

就在刚刚,他收到了来自系统的消息:浅花迷人将于7天之内被系统回收,账号所有人登陆角色取消删除状态。

浅花迷人的脖颈上有一枚深红色宝石一样的刻纹,这是角色在游戏世界——也就是他们真实存在的世界所拥有的标志,而现在,这颗包是一样的痕迹散发出持续不断的热量,提醒着他身体所剩不多的能力。

「去干什么好呢。」浅花迷人无聊的思考着,生命只剩下短短的七天,似乎用七天的时间走遍荣耀大陆是不可能的,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做什么好。

「那就这样吧,什么也不做。」

浅花迷人默默地花了三秒钟决定了自己生命中所剩不多时间里要做的事——什么也不做,就和普通一样的日常。

但是他的脑袋还没来得及从地上抬起来,就看到一个穿着着精美花纹的靴子的角色径直的朝他走来,最后在离他脑袋边儿半米处停下。

「账号的主人一定很有钱啊。」浅花迷人默默地吐槽着,然后视线渐渐往上移,随后他看到了一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脸庞,好像被抓到偷吃鱼干的猫一样一个机灵做起了身子,心虚的盯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半头的人——

这个就是他主人的大号,陪伴主人走过了五年荣耀路,在这个区响及一时大名鼎鼎的百花缭乱。

“你..你从神殿过来了啊。”浅花迷人挠挠头发,笑眯眯的对上他面色并不和善的脸“真是快啊….”

百花缭乱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蹲下身子,左手轻轻抚上浅花迷人脖颈上那正在发热的印记,问他:“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就是要被删除了啊。」

“没有啦…好像是你回来了,我就要被删掉了。”还十分配合的加上了颜表情,不过这并没有让百花缭乱的心情好一点,在浅花迷人看来,面前这人似乎脸色又阴了几分。

“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咦?”

“你要被删掉了啊…”这代表着你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每天五点钟准时出现的夕阳,偶尔光线好还会看到异常的漂亮景色,生生而息,月咏之歌,战场上肆意的厮杀,于共的风月,都与你无关。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即将要消失的事实?」

“没关系啦…“

百花缭乱愣愣的抬头看着他,并不擅长言语的他此刻脸上有了惊愕的神色,转瞬即逝,浅花迷人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于是他接着用蚊子般大小的声音说道:

“你不是还在吗?”

「你一个人陪着主人就好啦。」

倒计时6天15小时41分32秒。

 

02.

浅花迷人第一次跟着百花缭乱说要跑地图看风景,虽然百花缭乱觉得两个汉子这么做很矫情,所以一直以来两人虽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但大部分都是各做各,基本还是都会去休息,等待张佳乐上线和百花缭乱JJC三百回合或者跟帮会抢个BOSS什么的。

那个时候浅花迷人还是个0级什么任务都没做的真·小号,是张佳乐的室友孙哲平玩小号时顺手给他捎了一张,穿着最基本的衣服,天天晃来晃去,找一些没人的浅滩或者屋子。

维多司加湾是一个由山谷和溪流组建成的一个湾道,平时在这边很少过来,除非一些升级任务时经过这里的角色,怪少,刷新慢,基本所有的玩家都不会选择在这一片地大怪少的地方刷怪。

百花缭乱一个飞身拎着浅花迷人三步跳上了悬崖,说是拎着,不如说是半扛半就,也不管现在人家浅花迷人是不是能一个人跳上去,反正三下五除二,两人很快就在山崖上看风景了。

风景真不错啊,就是风有点大。

浅花迷人的头发其实还蛮长的,但是正好是卡在一个扎起来显短披起来略长的长度,所以他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扎起来。这当儿,风吹的他酒红色的头发跟糊在自己脑门上一样。

百花缭乱沿着风口往远方看了看,又瞅瞅在一旁浅花迷人的情况,最终还是站在他的身后帮他把头发服服帖帖的抓着,然后双手覆在浅花迷人的耳朵旁,说道:

“你听。”

“嗯?”

“有声音,歌声。”

浅花迷人仔细的从过往而来呼啸而过的风中努力遍寻着什么,好似还真的听到了歌声,从远方传来的,悠扬的带点犹豫不决的——

悲伤地歌声。

浅花迷人点了点头。

 

倒计时5天23小时48分18秒。

 

03.

浅花迷人的肩膀狠狠地撞向了墙面,百花缭乱带有侵略意味的吻十分霸气十足的强上压下来,唇齿交叠之间浅花迷人肺里的空气被榨的一干二净,浅花迷人发出几近呻吟的喘息,生硬推开了百花缭乱。

分开的时候车开的银丝,给气氛又添了不少的情色意味。

这边还未呼吸上几口新鲜空气,百花缭乱瞅准时机又吻了上去。

 

浅花迷人心里其实一直都明白——

「哥哥心里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是我。」

每个人心里都有试图想要追寻的东西,对于百花缭乱这种与张佳乐并肩走过五年荣耀路的老牌角色,在战场上拿下一个又一个的人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陪在他身边,渴望索取却求不得的纠结。

而在百花缭乱不在的这三个月里,浅花迷人每天都和张佳乐一起同进同出,他走了和百花缭乱一样的路,一样的人,这样或许还能多多少少找寻到一点踪迹,属于他的,或者属于自己的。

 

空气弥散出醉人的气味。

百花缭乱把浅花迷人浅红色的外套拽下来扔到一旁,然后是裤子被拽至脚裸,白色细瘦的大腿毫无征兆的暴漏在空气中。

上衣也被推至脖颈,百花缭乱毫无征兆的吸允上浅花迷人的左胸,浅花迷人难受一般的扭了扭身子,呜咽出一声几近哭腔的呻吟。

被按倒在墙上被迫进入的时候,生理泪水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夺开眼眶呼之欲出,百花缭乱一下一下的顶着,似乎每一下都能get到正确的地方,让浅花迷人一句话也说不出。

两人就这么交叠着身影,讲情色二字意义发挥的淋漓尽致。

 

「或许是时间不够了吧。」

浅花迷人这么想着,就在心里原谅了这一次百花缭乱突然地发情,然后再一个漫长而又消磨人的抽插中尖叫的射了出来。

 

倒计时5天13小时23分57秒。

 

04.

浅花迷人趁百花缭乱去打帮战的时候偷偷溜上了集市,用包里所剩不多的钱买了一个酒红色的弹夹。

弹夹的样子是最普通的那种款式,大街上随处得见的弹药师最基本的那种,当然——百花缭乱自己用的就比现在浅花迷人手上拿的好了不知多少——但他想不起来能留下什么了。

用自己这微不足道的能力,试图在一个闪闪发光的人记忆力留下一点痕迹,怕是很难的吧。

他不想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否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留在这里,在这片大路上能拥有自己独行得见的角色并不多,无非也就是那几个——一叶之秋,落花狼藉,夜雨声烦,大漠孤烟,当然还有百花缭乱——他不明白自己也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归根结底还是四个字,想得太多。

 

本就是奢望,而奢望成了现实,现在还想要更多。

 

浅花迷人又偷偷挨过热闹的集市,晃晃悠悠的漫无目的的乱转,这里是城镇,生活富足美好,就连NPC也如同常人一般有记忆有性格的活着。

真好啊。

虽然不敢奢望贪恋,虽然不敢假想未来。

 

张佳乐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甩甩头拎着盆钻进了寝室的独立卫生间,把试图挤弄着眼神试图跟过来打听什么的黄少天一个摔门关在了门外。

“喂喂喂,张佳乐你够不够意思,你今天怎么了啊到底,亏我敲了社长的社团发展会议开小号陪你打帮战,你就这么不够意思啊,我跟你说一会儿李轩买回来麻辣烫你别吃啊!小爷我一个也不给你留!!有本事你开门啊你,一句话不说算什么汉子!你不会摔死在厕所里边了吧张佳乐——”

“黄少天你有完没完。”

黄少天蹭的一下差点窜到对面的墙上去,踉跄了几下抬头就看到张佳乐极其不耐烦的眼神。

“不是乐乐,你今天怎么了啊?不就是帮战输了嘛…大不了明天再杀回去….游戏嘛,别当真啊骚年。”

“我头疼。”张佳乐难得的没有跟他计较“所以黄少,乖乖闭嘴出门等李轩买麻辣烫回来,我洗洗睡了。”

“不对啊,不对啊不对啊完全不对啊。”黄少天一副生吞了仓鼠一样的表情,手放在张佳乐头上“没发烧吧,你这要发烧了让大孙知道了还不得一个飞机票就从华盛顿飞回来啊,这关乎到国际关系啊,完全不能怠慢。”

张佳乐这回连话也不想搭理了,一个白眼翻在黄少天脸上。

“诶不是,今天看你百花缭乱那号儿上线了,什么时候解封了?”

“昨天。”

“你不是还有一个小弹药吗,不玩了借我刷两把呗——”

“哦,那个号啊,让我删了。”

黄少天一副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他,这人什么毛病不好,玩完的号就删,跟他从高中一起玩到大学,这是老毛病了。

于是黄少天又一副有病早点治的神情十分同情的看他,末了出了洗手间的门还不忘把门给带上。

损友不可交啊乐乐,自勉自勉。

 

百花缭乱并没有跑到浅滩那里找浅花迷人,浅花迷人也没有去找百花缭乱,自顾自在溪水边儿上坐了半夜。

水面如同静水湖一般的平静,偶尔在市镇里还能传来声响,这地儿确实在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人来,凌晨四点,正是游戏一天中登陆玩家最少最安静的时候。

浅花迷人不知道百花缭乱在哪里,当然他可能现在也不是很想知道,酒红色的弹夹还揣在兜里,他思趁了大半天不知道怎么送出去。

天空中有黑色的鸟掠过却并没有拉开这一片沉寂的夜空。

距离他的消失还有——

 

倒计时3天11消失23分37秒。

 

05.

这是一片巨大的油菜花田。

金黄的,漫山遍野开满了整一片谷地,浅花迷人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一番美丽的景地。

现在他被另一个人拽着,像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一样四处张望着。

虽然人少却并不代表没有人,这地儿确实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等等,谈情说爱。

浅花迷人又给自己的思想打了个大大的叉号。

 

“哥,你怎么知道这么一个地方?”

“嗯,之前陪落花狼藉过来过几次,感觉景色还是挺不错的。”百花缭乱在前面一只手拽着浅花迷人,另一只手拨开好像芦苇丛一样的油菜花田。

“是啊,挺漂亮的。”

“人也不少就是了。”

 

百花缭乱偶然回头撇到浅花迷人双眼中散发出异样的光彩,这一趟总算是没有白跑。

时间久了,他会忘记一些事情。

百花缭乱也开始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理所当然的存在,理所当然的…..

存在。

 

倒计时1天23小时48分38秒。

 

06.

星海深处静静飘浮我们爱也偶尔会哭

历史角落里奔走填涂脱轨的撕破灵魂守护

其实很想视若无睹既然放手时那么辛苦

到底没能陪你到最初说再见 时间的领主

(Vagary-再见,时间领主)

 

百花缭乱没能找到浅花迷人,在本该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抹痕迹,现在也消失殆尽了,留下的,只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包里的一个普通的弹夹。

还有画的歪歪扭扭的一个Q版头像。

 

谎言要偿代价要付叹息失误琳琅满目

但牵过手这一路一路还有谁 敢说比我幸福

烟花万丈许诺一簇千百年后才见字如晤

梦归于尘爱归于静土只剩你 宿命的囚徒

(Vagary-再见,时间领主)

 

百花缭乱仍然陪伴在张佳乐的身边,与他同进共退,念着心中的执念,继续无以畏惧的独闯的荣耀大陆。

他没有再去过那个能听到歌声的山谷。

他也再没能去过那个开满漫天黄花的油菜花田。

百花缭乱确实没有再动过能有谁奢求一般的陪在他身边的念头,甚至曾经动过不会再拥有独自灵魂的念头。

他看着那个弹夹,看着弹夹上画的有点扭曲的头像。

 

每个噩梦都被祝福寂寞总与甜美相仿佛

多荣幸时光一度留步告诉我 Never cowardly or cruel。

(Vagary-再见,时间领主)

-FIN-

 

还是没能刷到双花呢【有点可惜。

其实我一直都很后悔删掉你,陪伴我走过好久时光的炮姐。

我记得帮你拍下皇宫的武器,花了我攒了特久的私房钱,装备上漂亮的骄傲的是你。我记得我们一起打上2000的那个晚上,我换了325鲸鱼的衣服。我记得和你和徒弟一起跑了24个地图做跳高成就,偷偷离开攻防的大部队在浩气盟的楼顶上被一个军爷一个御突奔回了恶人营地。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进荻花时的惊慌失措,2000都不到的田螺DPS。我记得后来我们一起去开荒大明宫,团里人蹦跶着喊我说“团长,你的大炮姐真漂亮啊。”有人跟我讲:“团长,你是怎么把DPS打这么高的呀。”

后来我玩万花,都还会想起来这句话,如果别人问我这句,我都会特骄傲的回他:

“我玩唐门的呀,唐门就是要简单,粗暴,高输出,分分钟甩手虐你们一群。”

我想,如果可以有如果。

:)

 

©清夜一壶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