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失格菌」
双花不拆,其他随意。

去掉了原文几个字后一切尽在脑补中

在此之前先来复习一下逼疯我们的不止)11句话:

那人手中重剑斜指身旁,血染的剑身完全已经失去本身的光泽,头也没回,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在害怕什么?”

“你是谁!”张佳乐此时心中震惊,这种狂野粗暴的狂剑战斗方式,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再睡一夏依然没有转回视角。

“我只是……”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再睡一夏那血染的重剑再度提起,指向了不顾一切再度要冲上来百花玩家们。

“哦?和你一起吗?”张佳乐说。

“可以。”来人不介意。

“你还是那么疯!”张佳乐感慨。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和他一样,曾经深受百花玩家喜爱和依赖的另一位大神。而此时,却和这些曾经支持过他们的粉丝拔刀相向,心中不带有一丝涟漪的,这正是他昔日的那个搭档可以做出来的事。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孙哲平说着。    

“好,来了!”浅花迷人迈步上前,举枪的手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动作,而是真正攻击的操作。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心软了啊……”于锋跟着就听到那边的狂剑士再睡一夏说了一句。心软的人,当然不是说他。

 “呵呵。”倒地的浅花迷人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加油。”倒下时,孙哲平说着。

“嗯。”张佳乐回道。


————————————————————————

【前方高能预警】

————————————————————————

“你是谁!”张佳乐此时心中震惊,这种狂野粗暴的方式,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你还是那么疯!”张佳乐感慨。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这正是他昔日的那个搭档可以做出来的事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软了啊……”于锋跟着就听到那边的狂剑士再睡一夏说了一句。

 “呵呵。”倒地的浅花迷人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繁花盛开,将百花缭乱整个笼罩。但是狂剑的剑锋,这一次却不再是要塑造血景,就算是。那用的也将是百花缭乱的血。【不用去掉字,就已经很……了】


(以前有菇凉说肉能转换成战斗场景,那么把百花缭乱和再睡一夏的战斗场景转换成肉的话……我试着感受了一下真真是极好的。_。这里就不放了)


瞬时已撕开一道裂缝。再睡一夏一步踏上的,仿佛就是一片净土。

 “哦……”全场都在发出这种好像在说“我懂了”似的声音。

    果然啊!大家都在想着,果然是老搭挡呢,互相太了解了。


但是,仅仅是这一刻,当再睡一夏继续挺进,进一步逼近百花缭乱时,________【请填空】骤然重合、重叠,将再睡一夏陷落其中。


“不注意这一点的话,当然也被吃掉啊!”孙哲平在心中默默地说着。【我都忘记这句话在哪里出现的了不过本来和双花无关只是我放了进来,有哪里不对吗?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


©清夜一壶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