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失格菌」
双花不拆,其他随意。

【喻黄小段子合集】☆就是要秀恩爱你砍死我们呀☆

砂糖满载❤会不会有后续呢?

【喻黄】

1.关于酒

        黄少天是三杯倒。

        一杯的时候薄醉,话会变得更多,烦人级别成几何数上升,这时候同在酒席的人会马上给他灌下第二杯酒堵住他的嘴。

        二杯的时候半醉,会一反常态化身为沉默的周泽楷,安静下来的他特别乖巧,跟一只柯基似的,路过的大妈大婶都想牵着他的手带回家的程度。

        三杯的时候……哦,三杯的时候不就已经倒了吗?


        现在他是二杯的状态。

        喻文州看着眼前这个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类似大型犬的生物,只觉得一阵头疼。

        “能站起来吗?我送你去房间。”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执着地追寻着喻文州的身影,脸颊红呼呼的,眼神亮晶晶的,其内如倾洒了漫天星光。

        喻文州忍不住揉了揉黄少天一头乱毛:“少天,你醉了。”

        黄少天突然坐直,拽住了喻文州的衣角,一个劲儿地摇头,还讨好地蹭了蹭喻文州垂下的手腕。

        喻文州见状弯下腰,正要说些什么,眼前的醉脸就倏的放大,然后是带有微微凉意的唇片贴了上来,吻得有点急躁,来不及喘气,酒精仿佛透过这张嘴也传达给了自己,让喻文州本来清醒的脑袋都有点晕乎乎起来。

        移开了嘴唇,黄少天奸计得逞似的狡黠一笑,得意地舔了舔唇,唇舌所过之处留下暧昧的水光。

        “少天……”喻文州一向沉静的声音此刻变得有点虚浮,他知道平时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这个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对方随意一个撩拨就可能溃不成军。

        “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抱紧了身前人的腰,在对方耳边留下一个忧愁又甜蜜的叹息。


2.关于微博

        黄少天有两个微博,一个是专门认证过的代表自己职业选手身份的微博,ID后面都跟个V显得高端洋气上档次,另一个则是秘密申请的小号,这个小号只有他的队长喻文州知道。

        相对的,喻文州也被迫申请了一个ID看上去和自己毫无联系的微博,关注列表里只有黄少天一个人。

        黄少天每天都会用那个微博发表一天的见闻,有抱怨牢骚也有分享吐槽,阿特和评论的永远只有喻文州一个人。

        “我可是队长的忠实粉丝啊,铁打不动!”联盟的剑圣大人拍拍胸膛宣布道。

        “嗯,我也是少天一个人的粉丝。”心脏的战术大师收紧了臂弯圈住怀里不安分乱动的青年。


        当然,这两个微博后来还是被有心人发现了,可是两位当事人不但没有丝毫慌张,反而把秀恩爱这件事光明正大堂而皇之普及到了更多地方,闪瞎了联盟众人,黄少天甚至把qq签名都改成了“来啊来烧我们啊放马过来吧你以为我会怕你们吗敢不敢来pkpkpkpkpkpk!”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3.关于扳手指【ps:此梗来自某全职语c群】

        职业选手群里偶尔会玩起一个叫扳手指的游戏。

        一开始每个人都有十根手指,记为10分,接下来每人按规定好的顺序轮流说一个特点,具有此特点的人就扳下去一根手指,即减一分,变成0分了出局,最后留下的人赢。

       今天也毫不例外,作为脸T叶修第一个就被众人齐心协力踹下去了,然后是有私怨的战队开始大乱斗,黄少天擅于把握机会,喻文州又心思缜密,最后竟然只有这两个人留下。

        喻文州在黄少天上家,黄少天刷了一屏幕英勇就义的表情说:“来吧队长你给我个痛快,死在你手上我可荣幸了绝对不会不开心的!”众人也都跟着起哄,屏幕刷了一次又一次,在各色字体表情的滚动中喻文州笑了笑,缓缓打出一行字:“手残弯。”

        职业群瞬间安静下来,过了半妙又再次爆发——

        “我没看错?!”刘小别手快第一个发表评论。

        “哟呵心软咯,啧啧。”叶修发了个戴墨镜叼烟的小人。

        “喻文州你开玩笑吧!”方锐用的是最大号的鲜红色字体,极为夺人眼球,给人一种声嘶力竭之感。

        “你确定?”韩文清问了一句。

        “搞错没有,送上门的第一都不要啊!”张佳乐也紧随其后。

        “队长你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队长我只是说说啊死在你手上我怎么会不开心呢你别往心里去啊这居游戏就算你赢好不好队长你别想不开自杀啊队长你是不是打错了你是不是想说不是手残的弯啊我这就弯!好的我的分数清空了0了我这就出局!”

        喻文州再次打字:“我确定^_^”

        这下黄少天没再说话,喻文州随后打出一个“0”出局,胜者是黄少天。

        “请问黄少天先生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楚云秀问道。

        “等等,游戏还没有结束。”黄少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打出一行让大家有点不明所以的话。

        “接下来,话痨弯。”

        看到这句话,坐在屏幕前的喻文州了然地弯起了嘴角,侧过头去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青年。

         “0啦,好了这次没人赢啊全军覆没啊大家都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散了吧散了吧。”

        黄少天也侧过头凝视着自家的队长,这个人怎么都看不厌啊。

        两只手在电脑桌下交缠在一起。

        “队长都没赢,我怎么能赢呢?”低下头亲了一下喻文州的手臂,又抬起头用弯成月牙的眼睛注视着对方。

        “是啊,我们要一起赢。”

        这是从少年时代相遇相知后就一起做过的约定。


4.关于宵夜

        “喻文州?喻文州?睡着了吗?”14岁的黄少天溜去室友的床边拍了拍对方的脸颊。嗯,嫩嫩的,手感真不错。

         喻文州浑浑噩噩地睁开眼,被占据视野一大半的黄少天的脸吓了一跳,揉揉眼睛想要撑起身,又跟眼前的人撞了额头,跌回床上。

        “痛痛痛痛喻文州你脑袋是铁做的啊……”黄少天被撞了个仰八叉倒在地上,一边揉着额头一边瞪着喻文州,喻文州被撞后清醒了一点,重新坐起来转头问:“少天你还不睡?有什么事吗?”

        “嘿嘿,我跟你说……”黄少天又回复了精神,嬉笑着爬起来蹭到喻文州床边坐下,“我好饿啊,饿得睡不着啊,然后辗转反侧的时候呢,我就作下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少年要不要跟我一起?”

        “什么决定?”条件反射地问了,心里却大致知晓肯定是馊主意。

        “咳咳。”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脚一蹬甩掉拖鞋,踩上喻文州的床居高而下俯视他的脸,一手叉腰一手指天:“那就是——翻过那座柏林墙,去夜市开拓我们的新天地!”

        喻文州沉默了。

        “诶你别不吭声啊,去不去?去嘛去嘛有好吃的哟,那家麻辣烫可是我专门去微服私访打听过,底料又鲜又香够劲够爽,开花肠虾饺墨鱼丸粉条豆腐皮火腿肠鸡杂牛杂……哎哟喂说得我都流口水了真的不试试吗!!”黄少天蹲下身晃着喻文州的肩膀,喻文州被晃得七晕八素,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肚子饿了,一旦这个念头生起就再也难以抹灭,毕竟是少年心性,熄灯后翻墙出去什么的,听上去还是有一定诱惑力的。

        “去不去?”黄少天发动了闪着光的眼神攻势,喻文州本来就已经动摇了,这下彻底缴械:“去。”

         宿舍里迅速炸开一阵夸张的欢呼,不过半途就被强行压制。


         说来简单实行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好不容易到达麻辣烫的摊子,两人已是灰头土脸。

        “你去选,我过去买饮料,渴死我了。”黄少天一边用手掌扇着风一边闪进了另一旁的24小时营业奶茶店,喻文州走到摊子前,热气滚滚氤氲了周围的空气,香味传进鼻翼带来骨子里不甘难耐的空响,他一边回忆着黄少天说过的那一串名字一边挑选,等黄少天拿着两杯双皮奶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挑好了。

         喻文州举着两个纸碗,黄少天一边走过来一边说:“芒果味儿的是我的啊你别喝错了……哎呀。”

         两人面面相觑,发现自己都没有多余的手去接对方手里的东西了。喻文州扑哧一声笑出来,黄少天皱着个眉:“这可怎么吃啊?”

        喻文州沉吟片刻道:“你等等。”然后转身回了麻辣烫摊。

        不多时他回来,已经换了一个很大的纸碗,装着两人共同的东西。

        “我喂你。”文静早熟的少年在昏暗的路灯下笑起来,脸庞上镀着一层柔和的微光,让黄少天走了一小下神,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人笑起来是这么好看的?

        喻文州用竹签叉起一块虾饺喂向黄少天:“张嘴。”

        黄少天也不客气,埋头就是一嘴,满足地下咽,然后把手里的蓝莓味双皮奶的吸管送过去:“交换。”

        喻文州吸了一口,很甜,又看了看黄少天手里另一杯芒果味:“少天喜欢酸的?”

        “啊?嗯,我喜欢酸甜的,诶再给我那块豆腐皮!”说着又把头凑过去想要进碗叼,喻文州连忙阻止了。


         两人就这么一来一去交换手中的吃喝到了训练营的后门口,手中的东西还剩一点点,黄少天嘴馋地看着碗里的汤汁,提出吃完再翻墙回去,喻文州点点头接受了,就在这时候一阵手电筒的光照到了他们身上,两人都是一惊,浑身紧张起来。

        “两个小混蛋,嘿,想出去偷嘴?被我发现了吧!”

        迎面走过来的竟然是蓝雨队长魏琛。

        “魏……魏老大你说什么呢,我们这是出去带东西来孝敬你的!看!”

        黄少天用胳膊推了推喻文州的背,魏琛瞥了一眼那没剩多少的纸碗,哼了一声:“装也装得像点,就这么点哄老方差不多,骗你爷爷我还是算了。”说着伸手揪住了黄少天的耳朵:“小兔崽子胆儿肥啊。”

        “哎哟哎哟痛死啦耳朵要掉了魏老大我错了我保证下次不敢了哦不对没有下次了!”

        喻文州也垂着头应了声:“嗯,不会有下次了。”

        魏琛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少年,盯了好久才想起来应该是跟黄少天一个屋的家伙,名字却没印象了,模样倒是很乖巧。

        “你看看人家那态度,再看看你自己。”魏琛放了手,抢过喻文州手里的纸碗和黄少天手中那杯芒果味的双皮奶,“今天先饶了你们,明天一人写一份检讨给我,不能再犯啊,不然打死你俩。”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边赔罪一边一溜烟往后门跑去。

        “诶等等!还想翻墙呢?教训得不够?过来,这是备用钥匙,乖乖给我从正门进去。”魏琛又喊住了他们,黄少天一脸惊魂未定,乖乖地回来拿了钥匙,然后再次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拽着喻文州逃了。

         “年轻人啊。”魏琛吃了口粉条,好笑地看着两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怎么办,只有这一杯了?”回到宿舍的两人一关上门,也不顾脏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黄少天用手肘捅捅旁边的人,把双皮奶递了过去。

        “给少天喝吧。”喻文州笑了笑。

        “谢了啊。”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喝了一口蓝莓味的双皮奶,嗯,确实是甜甜的,不过他不讨厌。

        “今天我们同患难,以后就共生死,一起当职业选手,一起拿冠军!”小小的少年突然神色认真起来。

        喻文州惊讶地扭过头,黄少天的眼神不像是开玩笑,他迟疑地拧了拧眉,闭上眼呼出一口气,然后问:“和我一起吗?”

        黄少天坚定不移地点头:“嗯,和你一起。给!”

        同生死,共患难,我们可是一起翻过墙的好哥们儿,所以最后一口双皮奶,留给你。



        

©清夜一壶酒 | Powered by LOFTER